您现在所在位置:医讯频道 > 社会关注

8岁男孩胃里长满淋巴瘤(图)

2012-03-05 责任编辑:liyao 来源:健康时报 收藏本文

  病中的小青

  小青目前已挺过了最艰难的第二次化疗,后面还有8次化疗等着他,而五六十万的治疗费对于小青父母简直就是天文数字。

  您的爱心很可能就能挽救这个天真的孩子,如果您愿意捐助请联系健康时报,联系电话:(010)65369661,联系人:文雯。

  惊愕

  2011年12月10日,是改变这个家庭命运的一天,小青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,这个病发病率只有1/10万。更为罕见的是,淋巴瘤大部分在胃部,而且已经扩散到了大肠、小肠网膜以及肾脏。

  心疼

  到第二次化疗结束,小青几乎80天没有进食,全靠营养液维持。看到别的孩子吃饭,小青就说,妈妈你吃,我看着,闻闻味儿就行。实在饿得难受时,妈妈给他喂一块口香糖,这是小青唯一体会到的吃的感受。

  绝望

  夫妻俩都没有固定工作,两次化疗下来就已经花了20多万元。小青爸爸说,现在认识的我都低声下气地借过钱了,好多人现在都不敢见我,怕我再开口借钱。医生说还得五六十万,有时压得我真想跳楼。

  坚强

  小青是一个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孩子,每次吐出来的血就有几百毫升,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,但他还是挺了过来。小青爸爸央求医生一定要救救儿子:40岁才有这么一个儿子,如果放弃了,我下半辈子都没法过了。

  一个拳头大小的胃里,几乎长满了淋巴瘤,化疗80余天,颗粒未进,几次吐血病危,等待他的还有至少8次化疗……

  受此折磨的是一个刚满8岁的男孩小青。

  现在小青正在北京儿童医院接受第三次化疗。半年前他还是学校的运动健将,记者到病房见到他时,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经过三次化疗,身体已经消瘦到仅三十多斤。

  拳头大小的胃里长满淋巴瘤

  小青今年8岁,家住北京丰台区,虽然家境拮据,但一家三口生活得很幸福。

  小青活泼好动,体育非常好,妈妈说去年丰台区的小学生跳绳比赛,儿子得了第二名。

  去年10月,一向身体很好的小青突然肚子疼,起初家人认为是肚子里有虫,就给他吃打虫药。但是过了几天,肚子又开始疼了,妈妈薛素玲带着他去医院检查,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,开了些药回来吃。此后小青也没喊过胃疼,能吃能喝,活蹦乱跳的。

  12月6日,小青爸爸去安徽办事,上午他还打电话让爸爸快点回家给他做好吃的,下午就感到胃部疼痛难忍,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妈妈吓坏了,赶紧抱着儿子去北京儿童医院。到了医院,医生检查发现腹部有包块,安排去做B超。这时,妈妈开始意识到儿子不是普通的胃痛,白血病、肿瘤……她不敢再往下想。

  12月10日,是改变这个家庭命运的一天。根据活检结果,专家会诊后诊断,小青得的是发病率只有1/10万的非霍奇金淋巴瘤,更为罕见的是,淋巴瘤大部分都在胃部,拳头大小的胃,三分之二都长满了,而且已经扩散到了大肠、小肠网膜以及肾脏。

  “非霍奇金淋巴瘤,这几个陌生的字眼就像一把把尖刀一样扎在我心里。” 妈妈说,她和孩子他爸都是本分的人,想不明白,儿子为什么会得这种怪病。医生告诉他们,小青的情况不能手术,只能先化疗,需要十个疗程。

  穿刺、注射、抽血,小青接受着一轮又一轮的检查,他每次都乖乖配合。两支瘦小的胳膊上已经密密麻麻扎满了针孔,后来只能在大腿上扎,最多的时候身上插着六根管子,两个鼻孔、胃、肠都插满了。看着儿子一天天地消瘦,妈妈心里是钻心的疼,“不管再难、再苦,我们陪着他一起承受,就算倾家荡产、砸锅卖铁,我们也会拼尽全力。”

  化疗近80天没有进食

  “妈妈,让我嘴里含半口水我再吐出来,我好渴。”小青央求着妈妈,薛素玲强忍泪水,用棉签蘸点水涂在小青干裂的嘴唇上。

  小青的病情严重,而且淋巴瘤主要长在胃上,因此化疗期间不能吃不能喝,否则肠胃蠕动可能会造成大出血。就这样,从去年12月6日到今年2月23日第二次化疗结束,小青几乎80天没有进食,完全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。

  平时在医院看到别的孩子吃饭,小青就说,妈妈你吃,我看着,闻闻味儿就行。小青实在饿得难受,半夜睡不着,妈妈就给他喂一块口香糖,这是小青唯一能感受到吃东西的方式。

  有一次,小青趁妈妈不注意,抓起桌上的一块豆腐干就往嘴里塞,薛素玲看见赶紧从他嘴里抠出来,“你不想活了,你要是死了,我也跟着你去”,她忍不住向小青吼。“妈妈对不起,我实在太饿了,以后不了。”小青哭着说。

  薛素玲说,有哪个母亲能够忍受自己的孩子挨饿啊,但是我不能给他吃,这会要了他的命。

  夫妻俩都没有固定工作,两次化疗已经花了20多万,这些钱基本上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,还有些是捐助的。小青爸爸说,“现在认识的不管熟不熟我都低声下气地借过钱了,好多人现在都不敢见我,怕我再开口借钱。医生说后面的费用还得五六十万,有时压得我真想跳楼。”

  妈妈半夜步行两小时探儿

  大年初三晚上,家家户户都在喜庆团圆,薛素玲和丈夫却跪在医院抢救室外面冰冷的地上,用颤抖的双手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,两个人抱头痛哭。医生告诉他们,小青胃部大出血,情况非常不好,很有可能挺不过来,让他们做好思想准备。他爸听到这话,立马就瘫倒在地上,“大夫,我40岁才有了这么个儿子,如果放弃了,我下半辈子都没法过了。只要有一丁点的希望,我们都不会放弃。”

  经过几个小时的奋力抢救,小青暂时脱离危险。但初六、初七分别又两次大出血,又拉又吐,每次呕出的血就有几百毫升。

  从鬼门关里逃出来的小青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,要继续观察三天。由于不能与孩子见面,在亲戚朋友的劝说下,在医院待了两个多月的薛素玲第一次回到家。

  夜里两点多钟,爸爸突然醒来,发现孩子他妈不见了,厨房、卫生间、阳台都没有。爸爸双手哆嗦着拿起电话,生怕在这个时候妻子再出什么状况。手机响了两遍,薛素玲接起了电话说她已经走到了菜户营。

  “你干嘛,你想干嘛呀!去了你也见不着孩子。”爸爸急切地说。

  “我睡不着,我就是想离孩子近点……”

  “有用吗?!大半夜的你打个车过去吧,走得走几个小时呀。”

  “你甭管我了,打车太贵……”

  爸爸抓起衣服就直奔医院,看见呆坐在病房门口的妻子,他才舒一口气。

  经过三次大出血的危险期,第二次化疗期间,医生给小青的用药量减少了一半,小青居然神奇般的恢复起来,各项指标较好,可以用导管给胃里注射流食了。

  2月23日,两次化疗结束后小青可以回家住两天,一家人激动坏了,终于盼来小青回家了。回家的几天,小青说任何话都离不开吃,几乎把他从小到大所有吃过的东西都说了个遍,“爸爸,等我好了我要吃红烧肉,红烧肉里放点粉丝,我还要吃拌凉菜,里面放些黄瓜、撒点醋,我还要吃肉丸子……”

  2月24日凌晨3点,饥饿难受的小青拿出妈妈给他买的巧克力,透过锡纸膜使劲地闻,用两只小手捧着,一动不动地看了20分钟,然后默默地放下。

  过了4个小时,小青再一次醒来,央求妈妈让他趴在窗台上看看。“同学们现在都该上学了,妈妈扶我起来看看同学们上学吧。我们这学期又会开运动会,妈妈你说我能拿跳绳冠军吗?”